高考助考公司宣称出钱作弊可包过二本线(附图

高考助考公司宣称出钱作弊可包过二本线(附图

时间:2020-03-23 13:45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 /4832d202a8a67c5d5bc44b76adcd1309.jpg> 齐心 制图

   “高考助考公司”向家长宣称,可考前验证考后付款;本报记者暗访解密流程

   核心提示 “2009年六月高考,全国I卷II卷及江苏等省份,包过二本线,考(试过程)中高科技防屏蔽设备传送答案,多年经验,稳定操作,可以先考试后付款。联系QQ44XXXX465 乔老师。”

  上周,在武汉某“高考家长QQ群”里,赫然有这样一条广告,以“群发邮件”形式发送到每位家长的QQ邮箱里。有家长联系本报记者:“真有这么神的作弊公司?这种事相关部门管不管?”

  记者随后以一名考生姐姐的身份与该QQ号背后的“乔老师”连续几天展开对话,并在获得一手机号码后通话20分钟。在逐步建立信任的过程中,对方不仅将去年“拍摄高考试卷照片”和“发送答案QQ群截图”传给记者,而且亲口讲述了“助考公司”营运5年来的工作流程和行业“潜规则”。

  承诺分数

  只包过二本,不保证考高分

  不仅信誓旦旦承诺“包过二本线”,而且允许成绩出来再付款——这样“牛气”的“助考公司”,难免让高考学生家长们心生揣测和担忧。提供线索的家长坦言:“这个公司到底是真是假先不说,假如它真有这种能耐,成绩不好的学生就可能想办法尝试,这样一来对他自己造成风险,二来万一侥幸过关,对其他考生也不公平。”

  记者翻阅“乔老师”传来的广告资料,上面有个“高考各科目分数承诺清单”:英语100分(去年最高分有132分);语文110分(去年在120分左右居多);数学110分(去年一卷和二卷都在120分左右);综合确保80%的准确率(去年在230分,大多都是选择题目,最易驾驭)。

  凭借公司给出的“高手答案”,考生就能考取很高的分数,甚至考上重点大学吗?“乔老师”表示没有那么容易:“我们的服务只能保证你过二本线,不保证你高分。以英语四、六级为例,历年靠我们通过四级的客户分数主要集中在440分—560分左右,当然也有高的考到600多分的,那是运气问题了。”

  付款方式

  选择过线后交钱,每人5万元

  据了解,与其他类似公司在英语四、六级助考开出的答案价格相比,该公司的收费标准高出几倍甚至十几倍,最低单科收费8000元,最高四科一起5万元。

  该公司提供的价格表上,有三种“套餐”可以选择:A是考前一次性付款2万元/人,提供语文、数学、英语、综合所有答案并赠送反屏蔽设备一套;B是考一科付一科(语文、数学、英语均为8000元/科,综合为16000元/科),也就是第一科结束后付第一科的款,然后提供第二科答案,结束后付款,第三科结束时,将第三科和第四科款项一次付清,最后提供第四科答案;C就是最具吸引力的考后付款,要求必须找5人一组,5万元/人,分数下来,总分超过二本线的必须付款。

  如果采取C种方式,如何保证考过二本线的考生一定会付款呢?“这个我们当然有办法,双方会签订协议,如果考生违约,后果自行承担,包括向学校公开作弊行为。”对方如是说。

  流程解密

  针孔拍题后,请高手做题

  高考考场监察森严,又有作弊克、探测狗等精密反作弊仪器,“助考公司”将如何逃过法眼施展“神通”?“乔老师”还在QQ上给出作弊“十大步骤”(详见示意图),主要是通过携带针孔相机进入考场拍摄试题后传出,外面请高手答题后,再传给需要的考生。

  “乔老师”补充说,“考数学一定要外面念答案,最好找懂的人念;考作文公司会给出题目,最好是场外有人帮考生写,万一没有也可参照公司给的范文,但“只能适当参照,一定要改”。

  他还说,考试前几天,公司会对客户进行专业指导,包括传送技巧、答题技巧、反探测技巧等,所以“订购越早,得到指导越多,胜算越大。” 而且,如果是因为考生个人原因没有抄上答案,他们承诺可以在下一年免费提供“助考”服务。

  记者对话作弊公司联系人“乔老师”

  “我们这行竞争激烈,骗子横行”

  3月18日,记者以一名考生姐姐的身份,拨通“乔老师”的手机号1351×××7936,并非如其QQ中所说“只能短信联系”,号码显示办号地为安徽阜阳。在近20分钟的通话中,记者发现,对方是名中年男子,语速较慢,一字一句都彷佛经过深思熟虑才说出口。

  长江商报:你说做这行5年了,湖北特别是武汉这边的客户跟你们联系得多吗?

  “乔老师”:有,但我们绝对不会泄露客户隐私资料,这是我们最重要的原则。

  长江商报:彼此之间怎么保证呢?大家还都在一个群里接收答案。

  “乔老师”:群中都是买答案的考生,彼此禁止说话,禁止互相加好友。

  长江商报:别人加好友你也知道?

  “乔老师”:我们有技术禁止,一旦查出立即踢出答案群,后果自负。

  长江商报:现在作弊助考公司太多了,我凭什么相信你们可以搞到真答案?

  “乔老师”:5年足以检验我们的实力,事实胜于雄辩。我们这行的确竞争越来越激烈了,做的人少,卖的人多,良莠不齐,骗子横行,我们不排挤同行,但是我们相信真理自己会发光。

  长江商报:听说有人能在高考前弄到试题和答案?

  “乔老师”:如果真的有考前答案,那属于泄露国家机密,我们做这行多年的经验说明,这是绝对不可能的。听说的不少,但都不是真的。而且如果考前真有一份标准答案摆在我们面前,我们也不会看一眼,我们只相信自己人从考场里面弄出来的试卷和自己做的答案。

  长江商报:看你手机号是外地的,你们在哪里办公?我们能否见个面?几万块也不是个小数目。

  “乔老师”:该见的时候会见。不要问与考试无关的问题。另外,我们传给你的资料请务必保密。

  ◇枪手身份

  “都是英语专八高手”

  “在整个过程中,‘技术含量’最高的不是反探测传输仪器,而是‘枪手’拍摄、传输和快速准确地做出答案。”“乔老师”略显自豪地告诉记者。

  据介绍,参与协作的“枪手”分场内、场外两种,都是事先通过公司内部测试的,“绝对保证安全和速度。”场内“枪手”以普通考生的名义进入考场,寻找机会,迅速用针孔相机分段拍摄试卷,然后通过无线传输系统一张张发回公司。“这个过程很快,10分钟以内必须搞定,‘枪手’都是很有经验的。”

  接下来就是由场外“枪手”分工合作做出试题,按照对方的说法,这些受聘的“枪手”都是各专业的尖子,其中英语全是过了专业八级的高手。“开考半个小时后就开始发送答案,甚至更早,发送持续时间比较长,但是保证让所有客户抄完所有的答案!”

  “乔老师”还“偷偷”告诉记者,如果“枪手”60分钟内还做不出答案,就违反了他们之间的协定,公司是不会付款给“枪手”的。当记者问:“一名‘枪手’做一次试卷劳务费是多少?”对方冷静地表示“跟考试无关的无可奉告”。

  “毫不夸张地说,全国的答案没几份,如果我们的不准确,那全国就没有第二份准确。因为我们都是互相联系的,可以说,你找到我们就是来到了‘枪手之家’!”说到兴头上,“乔老师”还透露了一个“秘密”:“这次我们团队人员中,有亲戚的朋友也要参加高考,可以说‘枪手’的实力是这几年来最强的!”

  至于传输仪器,该公司倒没有强调一定要用什么牌子、型号,但是广告资料中提到,有少量“自家改装的设备”提供,价格在3000元-8000元不等。“这是我们直接在厂家定制的,进行了CSUA加密系统处理,不是市场上的普通设备,距离和音质好很多,绝对不会出现串频和被屏蔽的现象。”不过“乔老师”称,公司主要业务是做答案,不做设备。

  ◇安全防范

  “用国外IP登录QQ”

  “我们处处考虑的都是安全因素。”说起“助考公司”的安全防范问题,“乔老师”显得有些紧张。

  他说,为了保证绝对安全,公司制定了一系列“防范制度”:他们的QQ登录采取动态地址上线,曾经用过国外IP;资料上传都是备份好统一在网吧操作;银行账号都是“枪手”在周边省份办理的安全账号;用来联系的手机号码是用假身份证办理的,而且是和飞信软件绑定,客户只能短信联系,不能直接通话,避免定位跟踪;付款方式也有特定的程序,比如考后付款的一种,要求考生将身份证、学生证、准考证的扫描件发送至QQ邮箱,并且通过视频之后加正式QQ,然后指定地点双方会面,进行现场拍照并录像,签订相关协议条款,最后履行考后付款。

  记者通过几天的验证,发现这位“乔老师”的QQ地址显示比较五花八门,有时是“嘉兴”,有时是手机登录,有时则无IP显示。

  公安局没法管考试院管不着

  “助考公司”行为处法律真空地带?

  如此嚣张的作弊公司,相关部门到底管不管?记者带着报料家长的质疑,前往武汉市公安局和湖北省考试院,然而得到的结论是:公安局想管但没法管,考试院想管但管不着。

  公安:建议设专门部门办理网络案件

  连日来,记者两次拨打110报警。第一次,对方表示此事属于网络案件,应转网监处,记者随后在网上报案页面留言举报,一天以后得到反馈:贩卖答案案件属治安管辖,请转治安。

  昨日傍晚,记者再次拨打110,5分钟后被接到卓刀泉派出所提供书面报案。看过材料后,接警警官面露难色:无受害人,无作弊证据,无诈骗案件发生,根本无法立案侦查。

 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警官介绍,如果在考前泄漏试题和答案,就可判定“泄漏国家机密罪”;但对于考试过程中如何界定传输试题、场外作答的行为,尚属法律空白,“从这个意义上讲,他们是在钻法律空子。”

  考试院:呼吁出台《考试法》

  湖北省考试院一位人士无奈地表示,考试主管部门是“心有余而力不足”。如果在考场内发现作弊行为,当然有权处理;但对于考场外、社会上与考试有关的行为,则无权下手。“所以我们一直呼吁出台《考试法》,对这些行为加以规范和明确,把这个法律漏洞填上。”他如是说。

  长江商报记者 刘春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