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岁退休女教师求学记:带着孙子上课,最害怕

56岁退休女教师求学记:带着孙子上课,最害怕

时间:2020-01-09 08:21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▲食疗与健康班最后一节课,雪姨抱着文文(前排最右)和学员们合影留念。 雪姨供图

雪姨是个能折腾的人

一条微信的弹窗消息蹦了出来。

2019年10月8日下午5点35分,阿兆(化名)正趴在电脑前敲敲打打。

这条消息,是由微信公众号“石楼成人与社区教育学校”推送的,标题写着:“石楼社区教育学校【老年学堂】2019年第二学期开课啦!!剩余部分学位,快快来参与吧!!”家住番禺区石楼镇铁中路3号亚运城天誉小区,为了生活方便,阿兆关注了很多石楼本地的微信公众号。

因为在媒体工作的原因,近期,他在关注老年大学的话题。他放下工作,点开文章浏览起来,想看看,都有什么课程。

老年学堂可选的课程还真不少:国画基础班、粤语口语班、中国舞蹈学习班、毛笔书法基础班、唱歌班、食疗与健康、太极拳学习班、幸福课堂班、英语口语学习班……阿兆想了一下,把文章转发到家庭群,并@了“元英雪”。

“元英雪”是阿兆妈妈雪姨的微信昵称。

雪姨并不在家,正带着3岁的孙子文文在小区里遛弯。

从茂名来广州一年多,雪姨的生活简单而重复。

每天早上,7点前,她会爬起来做好家人的早饭。等儿媳妇起床上班,雪姨会陪孙子文文再睡一会。八九点,文文起床。她又开始张罗孙子的早饭。然后,洗衣服、遛娃、做午饭、带孙子午休、遛娃……直到晚上七八点,儿子儿媳下班回家,她才解放:看看电视、跳跳广场舞、唱唱歌……

这一年都是这样过来的。

隔了阵儿,见到没有回复,阿兆给雪姨打了个电话。

“现在石楼有这么一个老年学堂,免费,可以学英语口语、食疗、跳舞唱歌这些,要不要报名试试看?”雪姨没犹豫,说好啊。雪姨是个能折腾的人,对新事物也比较容易接受。雪姨最感兴趣的是唱歌班。

可报名问卷显示唱歌班、太极班的名额都已经报满了。剩余可选的,只剩下粤语、英语、食疗健康等几个班。虽然雪姨很想去唱歌班当个“旁听生”。但她无意中发现,教唱歌的老师,每周上午都在亚运城的国际区(一个商业街)教唱歌。走路过去,才几百米。那就不用去老年学堂上这课了。

最后,雪姨报了食疗与健康、英语口语两门课。

最近,家里人想对文文进行英语启蒙。如果奶奶也学一点简单的英语口语,跟文文还可以对话,不挺好的吗?另外,雪姨经常会在微信群里转发一些来路不明的饮食消息。阿兆想,是该让妈妈上课听听老师是怎么讲的了。

▲食疗与健康课堂上。雪姨供图

第一节课,没听懂

阿兆帮雪姨填写了报名信息。

报名成功,雪姨加入了班级的微信群。

她很开心,把报名文章又转发到几个微信群,邀请其他老人一起上课。

来广州一年多,雪姨认识了不少新伙伴。她的手机里有好几个微信群,每天,老人们交流跳广场舞心得,还经常发发视频和表情包。看到雪姨上课的消息,她的广场舞伴也动心了。四个人,报同样的两个班,刚好坐满一辆的士。石楼镇成人与社区教育学校在番禺区旧砺江路21号。离雪姨家还是有段距离。

10月10日下午3点,阿兆陪雪姨踩点。

从小区,打快车到学校。不到5公里,15分钟,20块钱左右。雪姨心疼打车费,让阿兆研究公交线路:从家出门,步行927米,花14分钟走到尚上名筑,坐番148路,或番148B路,或番160路,往沙南村方向,4个站,到石楼劳动保障中心下车,再走22分钟,1.5公里才能到终点。

无奈之下,雪姨让阿兆教她怎么用打车软件。

一转眼,就到了开学那天。

10月17日,周四上午第一堂课是食疗与健康。

头回上课,知道打车只需要15分钟,但雪姨和同学们还是提前了一个小时出门。拿出手机,点开打车软件,雪姨开始叫车。

前一天,她预习了很久,认真默记操作步骤,可事到临头,什么步骤都想不起来了。雪姨的眼睛不好使,不知道选哪里定位,也不会输入目的地。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。左点点,右点点,雪姨捣鼓了半天,满头大汗还是没有成功。

怕迟到,雪姨最后打电话向阿兆求救,让他代叫车。

放学回来,她又埋头摸索,许久,还是不太会用手机叫车。

所幸,同学黄姐倒是学会了。此后,上学雪姨就让阿兆代叫车大家一起过去。回来的时候,再请黄姐叫车,“这样不欠人情”。

上午9点,雪姨坐在教室里,开始上课。

讲台上,老师给学员们讲解,如何搭配早餐。

下课回到家,阿兆问雪姨的学习情况。

讲台,雪姨曾经站了27年。

在茂名化州市平定镇的一所小学里,她是语文老师。

如今退休,以学生的身份回归课堂,这让她觉得很新鲜。

但雪姨说,可能是因为太久没有回到课堂,这节课,她没听太懂。

不过,后来的课程,雪姨觉得收获不少。

她学会了怎样吃好每一顿饭,了解自己的身体是什么体质,然后针对性调整膳食。下课后,老师会把当天教的内容,整理成课件发到班群里,让学员复习。雪姨往往会把这个课件转发到家族群里,让亲人们学习。阿兆很高兴。

“终于不再老是转发一些来源不明、真假难辨的养生信息了。”

英语口语课,既新鲜又害怕

对雪姨来说,打车难只是小插曲。

上课的同时,还要兼顾孙子文文的作息才让她头疼。

两门课,分别是周四上午9点和周五下午3点开始。可周四早上,文文有时会睡到9点多才醒,这时课已经开始了,赶过去已经来不及了。而周五下午,文文又要睡午觉,她经常赶不及下午的课,只能在群里跟老师请假。

就算来得及,可没人带孙子,雪姨只好带着文文一起上课。

怕孙子哭闹,雪姨坐在最后一排。其他学员桌面上干干净净,而雪姨的桌面上堆满了水杯、纸巾、玩具,背包里还装着拉拉裤、备用衣服、零食、糖果……

课堂上,雪姨一心二用:上厕所、擦鼻涕、喂喝水、告诉孙子不要大声说话……不过,让她欣慰的是,大多时候,文文很安静。

给文文一支笔、两张纸,他就在纸上不停地画圈圈。画满两页纸,再玩会儿玩具,或者到教室后面一个人玩耍。困了,雪姨就并起两张椅子让他躺下睡觉。偶尔,文文也会调皮,把雪姨带去的东西都放到书桌上,让雪姨做不成笔记。

雪姨很羡慕黄姐。黄姐上课时,孙子就交给老伴儿带,一节课也没落下。结业时,黄姐拿到了“优秀学员”的证书。

雪姨没有拿到,很是羡慕。

还有还有,英语口语课也让她既感觉到新鲜又很害怕。

课堂上,游戏环节非常多。老师一遍一遍带着学员们读,“把我们这群老学生,当作学前班的学生一样”。可雪姨最怕英语老师提问。因为要照看文文,有时候没听清老师的问题,只能让老师重复一遍。

下课了,要在微信小程序上打卡交英语口语作业。开始,雪姨还能硬着头皮把录音发上去。可后来,句子和单词变得复杂之后,她就有点难为情。因为哪怕课上能跟读完,回来,就又忘记了……

读高中,雪姨学过一年英语。从那以后40多年,她再没接触。

如今,只能从零开始。

回到家里,雪姨经常让阿兆教她单词的发音:羽毛球、乒乓球、苹果、香蕉……

雪姨学,文文也奶声奶气跟着学。

“eleven、twelve、thirteen……”

11月1日下午5点,讲台上,3岁的文文对着黑板上的数字,用稚嫩的声音念着英文。围观的奶奶们夸赞声不绝。雪姨笑得格外开心。

采写:南都记者 尤立川

编辑:刘兰兰